实现“双碳”目标,中国加力闯关

2021-09-23 16:14:11 来源: 瞭望 2021年第38期

 

我国很多产品,在没有达到历史需求峰值时便可开启绿色转型,相对发达国家产业重置的成本更低,且拥有“换道超车”机遇

为达“双碳”目标,各国工业流程都面临重构。从这个意义上说,谁能率先实现绿色低碳转型,谁就能制定产业技术标准,从而跃居价值链顶端,实现真正的高质量发展

  文 |《瞭望》新闻周刊记者 魏雨虹

  日前,国新办举行的新闻发布会上,生态环境部负责人表示我国建成了世界最大的清洁发电体系。

  这无疑是我国实现2030年前碳达峰、2060年前碳中和的起点。同时也要看到,拥有世界最大清洁发电体系并不等于实现“双碳”之路一片坦途。从能源结构重塑到技术创新发展,从系统管理能力提升到民众意识觉醒,我国还有四道关要闯。

  第一,实现“双碳”目标,要闯能源结构重塑关。

  “富煤贫油少气”的资源禀赋,让我国产业发展形成对煤炭煤电的路径依赖,并为此投资了大量基础设施。“双碳”目标下,重塑国家能源结构,煤电退出要付出经济、社会成本,特别是一些煤炭能源大省势必要承受较大转型压力。

  对此,我们要认识到,只有从现在开始抓住碳达峰之前的窗口期,坚定不移推进能源结构转型,加快构建以新能源为主体的新型电力系统,才能避免达峰前被锁定在高碳发展路径,避免推高实现碳中和的成本。

  第二,实现“双碳”目标,要闯技术创新发展关。

  具体而言,一是突破清洁能源的调峰、远距离输送、储能等技术问题,二是提升能增强特定清洁能源开发利用效率的核心技术,三是创新包括碳捕集利用与封存(CCUS)技术在内的低碳、零碳、负碳技术,降低其技术利用成本。

  突破技术难关,实现高效稳定供电,新能源才有可能成为我国电力系统中实至名归的主角,煤电就可以转而发挥兜底功能。目前,低碳、零碳、负碳技术发展尚不成熟,成本较高,亟需系统性技术创新。

  第三,实现“双碳”目标,要闯系统管理能力提升关。

  今年7月,全国碳排放权交易市场正式上线。碳交易市场赋予碳排放量市场交易属性,让碳排放量与企业经济效益直接挂钩,从而推动企业采取低碳发展模式,激发企业对清洁发展技术的投资动力。全国碳交易市场上线后,需随“双碳”进程不断细化完善设计管理,实实在在发挥碳定价政策对企业减碳的刺激调控作用。

  此外,我国电力长期以省域平衡为主,跨省跨区配置不足,制约了可再生能源大范围优化配置。深化电力体制改革,建立健全适应大规模高比例可再生能源发展的全国统一电力市场体系,有待尽快提上日程。

  第四,实现“双碳”目标,要闯民众意识觉醒关。

  目前,“双碳”概念与行动更多停留在经济社会中的生产端,还未普遍落地到消费端。进一步深化“双碳”进程,需通过文化耕育和利益机制,让社会对“双碳”形成心理认同并养成绿色消费偏好,用消费为生产投票,倒逼生产端不断加速低碳转型。

  很多发达国家是在人均GDP超过2万美元后,实现碳排放自然达峰。我国要在人均GDP刚过1万美元时面对碳达峰大考。这一巨大压力的另一面,是我国很多产品,在没有达到历史需求峰值时便可开启绿色转型,相对发达国家产业重置的成本更低,且拥有“换道超车”机遇——目前我国光伏和新能源汽车产业就已取得明显先发优势。

  率先踏上新赛道者即更可能成为先行者。

  为达“双碳”目标,各国工业流程都面临重构。从这个意义上说,谁能率先实现绿色低碳转型,谁就能制定产业技术标准,从而跃居价值链顶端,实现真正的高质量发展。低碳发展闯关争先,中国起跑给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