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江南小生到耄耋老人,什么让他坚守老区教育68载

2021-09-13 15:55:19 来源: 瞭望 2021年第37期

 

李振华老师和孩子们在一起  

他培养了近万名学生,有的成为知名学者,有的走上了领导岗位,但他的三个孩子却都没考上大学。“我是一名人民教师,不是家庭教师。”

现在他每月只留下500元退休金做生活费,其余的全部用来帮助贫困学生。据统计,60多年来,李振华个人累计捐款达136万元,共资助贫困学生2300余名

任纪兰义无反顾地选择到李振华曾工作过的小学执教,从走上教师岗位的第一年起,就从工资里挤出钱,资助两名贫困学生,用实际行动践行了当初许下的“长大后要成为你”的诺言

  文 |《瞭望》新闻周刊记者 陈国峰

  1953年,年仅17岁的李振华辞别故乡南京,从南京师范学院来到偏远的山东省沂蒙老区沂源县韩旺村支教,成为一名人民教师,也是村里唯一的小学老师。

  “当时响应党和国家号召,义无反顾地选择了条件最艰苦的地方。”李振华说,老区的艰苦远超他的想象。群众靠吃糠咽菜度日,学校是山间一座破庙,石头当桌凳,煤油灯照明,一到晚上狼叫声四起……

  李振华回忆说,选择沂源是受到沂蒙精神感召,仅韩旺村就有8人在孟良崮战役中牺牲。跟他们相比,那些困难算不了什么。老区人民的苦成了李振华留下执教的动力,这一留就是一辈子。

  他坚守山区教学一线44年,培养学生近万人,自己的三个孩子却没考上大学;他累计捐款136万元资助贫困学生,自己却生活清贫;他退休后一刻不歇,忙于青少年心理疏导工作。

  68年前风华正茂的江南小生,现如今已经变成白发苍苍的耄耋老人。李振华告诉《瞭望》新闻周刊记者:“从教68年,沂蒙精神始终鼓舞教育着我,沂蒙老区人民淳朴的情怀感化着我。”他经常望着收藏的一件旧棉袄陷入回忆,这是刚到沂源时,村里大娘看他穿得单薄,亲手纺纱织布给他做的。在那样艰苦条件下,老百姓总是把家里最好的饭给他吃,最好的衣给他穿,一幕幕过往让他泪目。“这让我切身体会到无私的沂蒙精神,我必须用一生来回报沂蒙人民!”

  扎根老区 爱洒沂蒙

  教学条件艰苦,经费匮乏,李振华就自制地球仪、三体仪等28种教具;韩旺小学设在山上,学生生病,他就背学生下山去治疗;白天上课,晚上翻山越岭到学生家里补课。夏天河里发大水,他就把全班学生一个个背过河;冬天让家里没有被子的男生与自己同铺,最多时挤下三个孩子。

  1955年,沂源县初级中学的升学率是1:10,而他教的学生全部升入初中,轰动全县。

  1969年,李振华被调往张家坡镇中学教高中。1980年高考前一个多月,父亲病危,但他撇不下即将高考的学生,就说服同样高考的儿子回南京替他尽孝。他对儿子说:“你考不上大学还能当工人,可农村孩子考不上就得当一辈子农民啊!”

  几天后,李振华收到“父病故”的电报,他跑到后山上,面向南方跪下,放声痛哭。平复情绪后坚持给学生上课。当年高考,他的学生考出了优异成绩。

  同一年,他的母亲因老伴去世大受打击,突发脑血栓造成半身不遂。南京市和沂源县的教育部门都同意把他调回南京工作,但他无法割舍老区人民的情义,迈不开回家的腿。左右为难之际,县里先后安排8名妇女替他去南京照顾母亲。就这样,李振华再次留了下来。

  十年里,李振华坚持支付她们工资,直到把母亲从南京接到自己身边。没承想,母亲在沂源水土不服,不到一年便病故他乡。他在床前长跪不起泣不成声,未能在双亲床前尽孝,成为此生无法弥补的遗憾。

  1982年,李振华调任城关二中校长。这所学校招收的都是其他中学的落榜生,还有公安机关登记在册的帮教学生。他提出一个口号——“洒向学生全是爱”。

  在全校师生的努力下,三年后,当年平均成绩28.6分的108名学生有78人升入重点高中,另有26人升入高一年级。县里将城关二中改名为沂源县实验中学,直到现在仍是全县最好的中学。

  1997年,李振华退休。从教44年,他培养了近万名学生,有的成为知名学者,有的走上了领导岗位,但他的三个孩子却都没考上大学。他说:“我是一名人民教师,不是家庭教师。”

  捐资百万 自甘清贫

  “一名党员就应该是一面旗帜,一面旗帜就要映红一片蓝天。”在写了8份入党申请书后,李振华于1959年光荣入党,他在当时的日记本上写下了这句话。

  李振华时刻用共产党员的标准严格要求自己,工作的第一个月就拿出工资的1/4资助贫困生。“第一个月工资21元钱,10元寄给父母,6元用于日常开销,5元资助学生。”他说。

  从此,李振华固定把每月工资的1/4捐出,一直坚持到退休。退休那年,李振华把仅有的积蓄15000元,加上国务院政府特殊津贴一共20000元,全部捐给工作过的三所学校。当地政府用这笔钱设立“振华奖学扶困基金会”,用于资助贫困生。

  张文强是李振华资助的学生,他的父亲,李振华也资助过。有一次张文强家的房子塌了,李振华出钱帮着盖好。张文强结婚时,礼金也是李振华想尽办法凑齐的。在张文强眼里,李振华的师恩已经超过了父子情。“有时候自觉不自觉地,就把老师叫成爹了”。

  虽然有了基金会,但三所学校以外仍然有大量贫困生覆盖不到。65岁那年,李振华到淄博市一所学校打工。8年来,他把任教所得的50万元悉数捐出,资助了23名学生。为筹措资金,他甚至去捡拾废品卖钱,8年间光废品就卖了16000元。

  现在他每月只留下500元退休金做生活费,其余的全部用来帮助贫困学生。据统计,60多年来,李振华个人累计捐款达136万元,共资助贫困学生2300余名。但他一直过着极其清贫的生活,喝玉米糊、吃南瓜菜,穿一身洗得泛白、破损的衣服,一辆自行车骑了58年,几十年前花30元买的手表依然戴在手上。

  “钱是党和人民给我的,够花就行,把钱用来资助贫困学生,圆他们的上学梦更有意义。”李振华说,“虽然我生活很清贫,但是我内心很富有,因为我尽了一个人民教师应尽的责任,坚守了一名共产党员的信仰。”

  退而不休 薪火相传

  受李振华影响,他教过和资助过的学生中上千人选择了教师这一职业,不少人走上捐资助学道路。

  曾受李振华资助过的唐守贵,如今已是淄博市张店区师德标兵。从1995年参加工作第一个月起,他就像李振华一样资助贫困学生。26年来,他直接资助的孩子有60多个,帮助资金近20万元。

  任纪兰在中学期间父亲病故,母亲患有精神疾病,在李振华的资助下与妹妹先后考入大学。毕业后,她义无反顾地选择到李振华曾工作过的小学执教。从她走上教师岗位的第一年起,就从工资里挤出钱,资助两名贫困学生,用实际行动践行了当初许下的“长大后要成为你”的诺言。

  在李振华的精神感召下,助人为乐、敬业奉献成为沂源县各行各业的行动标杆。目前,社会各界向“振华奖学扶困基金会”捐款达1.2万人次,累计资金293万元,先后资助贫困学生近8000名,奖励优秀学生和教师4000余人次。

  “老牛自知夕阳晚,不须扬鞭自奋蹄。”李振华常把这句话挂在嘴边,激励自己发挥余热。退休后,他把精力放在青少年思想塑造和心理疏导上,专门设立了“振华青少年思想疏导热线”,与省内外260多个后进青少年建立长期帮促关系。他创建了“道德讲堂”和“孝德讲堂”,义务为学生开展红色教育、优秀传统文化教育330多场。他在全国各地志愿宣讲3400多场,听众达100多万人次。